MENU

戏谑人生

March 30, 2018

有一些人经历了很多事以后 会有本能的隐藏举动,露出满不在乎 玩世不恭 吊儿郎当的样子来做保护色 来避免交心 避免伤害。真实的他和表面的他相去甚远。面对种种挫折与不幸,他并没有心生怨恨,反而变得更加懂得珍惜与感恩; 反而能够跳脱出来幽默自嘲;反而使得他看得更清醒更明白,面对他的梦想以及要守护的东西,他其实从未轻言放弃。他温暖柔软又锐利深刻;他真实坦荡又不屈服世俗..

我们的作文讲究的是培养狗奴才,而不是真性情。在教育的目的里,作文从来不教你怎么写文章,而是教你怎么不会写文章,作文写的越好,文章写的越差,理解别人文章的能力也越差,眼光就越短浅,思维就越僵化,见识就越狭隘。于是,教育又成功的如教育所愿,把一个识字的文盲送进了社会。

最讨厌别人劝我从良了,从小到大,年年都是优,你叫我怎么从良?

我第一次和铃子搭话,预先找过无数借口,可是都觉得不充分,不足以掩饰我要搞她的动机。

你说你爱我,其实我很清楚你骨子里是脏心眼,是叫我将来在你老了失去劳动能力后保障你——你不肯学习意味着你将来不打算为我的衰老负责任。你看这么多父母都快——已经——把孩子打死了。我靠,您这不是爱,爱是不能交换的,无条件付出,不要回报,想都不想,起这念已是罪恶了,付出中已经达成次级回报——快乐奖赏了;跟牺牲肉体放弃清白遗臭万年享受痛苦那种境界又怎么聊呢——听都没听说过吧?我国人群的基本价值观是混乱的,混沌不明的,越老越不懂事。

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,而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,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,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。第一个人说一番话,被第二个人听见,和他一起说,此时第三个人反对,而第四个人一看,一边有两个人而一边只有一个人,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说。可见人多口杂的那一方不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,许多是冲着那里人多去的

上床睡觉时,我翻来覆去地想,我们过去说过什么山盟海誓的话?大概真没说过,可那,还用说吗?

新锐作家和传统作家的区别是:新锐作家是装逼让傻逼们评价,传统作家是装逼还不让傻逼知道。所以,传统作家现在明显干不过新锐作家。

思想是发现,是抗拒,是让多数人不舒服的对人性本质和生活真实的揭露。

金庸能卖,全在于大伙儿活的太累,很多人活的还有些窝囊,所以,愿意暂时停停脑子,做一把文字头部按摩,能无端生些豪气,跟着感受一道善恶是非终有抱这一古老的中国便宜话,第二天去受罪还能怀着点的希望。

潮流是只能等不能追的,这和在火车站等候火车是一个道理,乖乖留在站上,总会有车来,至于刚开走的车,我们泛泛之辈是追不上的。

什么也瞧不见还站在那瞧,仰着脖子,瞪着白内障,这叫信仰。

你必须只有内心丰富,才能摆脱这些生活表面的相似。

一个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,居然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理想是什么,自己喜欢的是什么,那真是教育的失败。

打架,打群架。我打了人家,打得很不光明正大,因为一大堆人打人家6个人,而(我们)二、三十人吧。我是一个浑身恶习的人,我不感到自豪,我不光荣,我受过公安机关处理,我小时候进过公安局……我也嫖过娼,接触过性工作者,都是最好的人,都比小知识分子要好,内心要干净得多、善良得多……

我成为现象,思想品德不及格,总比没思想好。

有趣的人头脑都是开放的,听什么都不大惊小怪。

这一晚,她到后半夜流了泪,说:很抱歉把你带到这个世上来。我怎么那么容让人给生了?噢,我好好的,哐啷,给我生这三维空间了?你知道我正干嘛呢?万一我正有事呢?万一我正赶什么呢?您这一截万一耽误了——我干吗呢原来正?我妈等于已经告诉我了,她不为什么。她没目的。她很抱歉。

我不想谈过去,穷途末路的人才对过去眷恋不已,可不谈过去,又没的说。

人得要点小毛病,在一些小地方可以稍稍放纵一下自己,这样你才会被人接受。谁愿意了老跟一个圣人在一起呀?

在一个正在痛哭的人面前,你是无法申辩的,只有像个坏蛋一样忏悔。

一帆风顺也是一种乏味。主要还是要看结局,结局可观,过程有些起伏将来都是谈资。

一些连街边小偷都不敢呵斥的人,却勇于高呼灭了小日本!一帮连活着的人民的痛苦都漠不关心的人,却有脸说不忘死去的同胞。

从骨子里我是个严肃的人传统的人,可事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严肃地对待。

要不号召大家奉献,让自己吃亏蔚然成风,我怎么占便宜?

我们一生中一直恐惧的是什么?不就是怕白活!

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绝顶的人。因为有些博士其实见识没有多少长进,只是学会了怎么把一句人都听得懂的话写得鬼都看不懂。

将来,早晚有一天,你会想起来,你来自一个比这儿所有大都大,所有远都远,所有美都美,所有好都好,所有亲人都不会失去,所有难过都不会发生,没有遗憾——不许遗憾!大家都很好,都还在!所有时光都不会过去,都是现在时!

多一分远见,就少一分刺激。

明明是个内心戏足,想的多的主,非要装自己啥也没想 累不累

"我曾经认识个女孩儿,都快和她结婚了。""后来呢?""后来她转到另一个初中了。"

我问我妈自己会不会是领养的,她说:“笑死人了,领养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会选你啊??”

煲汤比写诗重要,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,头发和腰和胸比脸蛋重要,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.

Leave a Comment